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深圳宝安西乡街道义工联合会

赠人玫瑰,手留余香!欢迎您加入到义工队伍中来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西乡义工秉承“服务社会、传播文明”的宗旨,倡导“参与互助、奉献进步”的服务精神,传播“助人自助”的互助理念,通过为有需要的人群提供服务的义务活动,从而营造团结合作、和谐互助的新型社会人际关系,以及营造出“我为人人、人人为我”的良好社会氛围,为社会奉献自己的光和热! 我的腾讯微博:http://t.qq.com/XIXIANGYG 我的新浪微博:http://weibo.com/u/2240106365

网易考拉推荐

80多个山里娃喊她“尹妈妈”  

2012-02-23 12:08:03|  分类: 义工风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http://barb.sznews.com/html/2012-02/23/content_1937347.htm

80多个山里娃喊她“尹妈妈” - 宝民二路U站 - 宝民二路U站-西乡义工中心
  为贵州孩子建立的“农家书屋”。
80多个山里娃喊她“尹妈妈” - 宝民二路U站 - 宝民二路U站-西乡义工中心
  在广西来宾板梧小学,尹梅芳正在为学生们示范电脑操作。
80多个山里娃喊她“尹妈妈” - 宝民二路U站 - 宝民二路U站-西乡义工中心
  尹梅芳时常对这些山区孩子和家长讲述一些新鲜信息。

  对一个孩子来说,幸福很简单,就是有人牵过他的手,感觉自己没有被遗忘。——尹梅芳

  两年半,时间不长,她却创造了很多奇迹。去年12月,她获评深圳市五星级义工。

  尹梅芳,一位朴素的43岁妇女,2009年下半年加入义工组织,并创立了西乡义工联“助学组”,她的足迹遍布广西、贵州偏远、穷苦的山区,80多个山里孩子自此有了一个关心他们的“尹妈妈”。

  如今,西乡义工“助学组”已有75名义工,成为该义工队伍中人数最多的组别。另有55名社会人士受其感召,也循着“口碑”加入这支助学队伍,其中还有的来自台湾、香港、上海、山东和东莞等地,他们靠着一个QQ群,完成一次次助学任务。

  病榻上仍不忘山里孩子

  21日下午,记者来到西乡共乐社区,尹梅芳的家就在一间民房中。她坐在电脑前,一直在整理孩子们的资料。十几天前,她刚做完乳腺肿瘤切除手术,为避免感染,只能在家中走动。

  在她住院期间,深圳市义工联、西乡义工联分别派人前来探望,熟悉她的朋友纷至沓来,很多热心的市民也前往看望。而躺在病床上的她,仍不忘念叨那些山里孩子,有朋友很感动,当场就决定要“一对一”资助。

  记者采访时,尹梅芳从包中拿出一本红色小册子,微笑着翻开。里面有很多孩子的照片,每一个孩子的姓名、家庭状况、性格、缺什么,她都如数家珍。这些孩子都来自广西、贵州山区,有汉族、苗族、壮族。在她们的帮助下,孩子们得到了社会爱心人士的资助,走进学堂继续完成学业。

  两年来,尹梅芳和助学组成员先后前往贵州、广西等贫困山区考察,踏着泥泞的小路,收集了5所小学、80多名困难学生的资料,共为两地的几所学校募集了图书3500多册;此外还有电脑、打印机、书包、自行车等,让当地教学条件得以改善。

  多地爱心人士“加盟”助学

  2007年,尹梅芳无意中在网上看到驴友拍摄山区孩子的照片,很触动,“我没到现场,但看到他们带回的照片,在土堆中上课,赤着脚,真的很艰难。”随后她就一直跟随驴友们开展助学活动,直到组织因管理者退出而解散。

  “我就想,要把这事接着做下去。”2009年,她开始筹备助学事宜,发现深圳有很多穿着红马甲的爱心义工,她主动加入了义工联。她说,要做就要坚持下去,特别是带头人,否则很容易功亏一篑。

  2010年5月,在尹梅芳的倡议下,西乡街道义工服务中心助学组正式成立。最初,只有虞朝霞、张永皇、谢朝景、赵国忠等几位义工。

  尽管没有任何报酬,尹梅芳仍把自己大部分时间花在助学上。在她和其他义工的带动下,越来越多的人加入“助学”队伍,连台湾、香港、上海等外地的朋友也慕名而来。

  “现在一个QQ群已经不够用。”这几天,尹梅芳又开设了一个新的QQ群,其中有75名义工、55名社会爱心人士,还有她的儿子和女儿。按计划,3月份尹梅芳要再去一次广西,但因为手术后不能出门,19岁的儿子知道母亲放心不下,对她说,“妈,我代你去!”

  80多个孩子喊她“尹妈妈”

  “我们看到有些孩子穿的衣服破损得不像样,蹲在操场上吃些冰冷的食物。”尹梅芳告诉记者,在走访过程中,他们发现还有很多孩子上不了学,一些能上学的孩子也非常艰苦,每天要走几个小时山路,很多孩子中午无法回家吃饭,早上就从家里带来几个土豆饼,遇到冬天,这些土豆饼上还会结出冰冷的霜花。

  “有的义工,为孩子剪指甲,孩子很高兴,但看着他们黑乎乎的手指甲,黝黑粗糙的脸,我们的义工却一直掉眼泪……” 尹梅芳说,有的孩子失去双亲,有的孩子不到10岁却要照顾弟弟妹妹,无法走进学堂。因为太穷,当地不少年轻人出去打工,孤独的留守儿童让人无奈而心酸。

  有一个10岁的小男孩林仔,尹梅芳印象特别深。他爸爸是精神病患者,妈妈在他2岁时就出走了,至今没有下落。“那孩子住在一间到处都是裂缝的土屋里,没有电、没有水,每天就睡在屋角的棉花梗上。当时我们带了三个面包,他一口气就吃完了。”

  后来,尹梅芳对他说,“孩子,你有什么要求,我们都尽力帮助你。”

  回答令她始料不及,林仔脱口而出,“我要妈妈!”

  尹梅芳看着蓬头垢面的孩子,眼泪夺眶而出,说不出话来……

  走的时候,孩子已经把几个义工当作了亲人,非常不舍得,一直牵着她的手,从自家送到村口。据了解,目前已有3个义工资助林仔,孩子完成学业没有困难。

  “因为很少人去关心他们,在乎他们,他们特别需要爱。”尹梅芳说,对一个孩子来说,幸福很简单,就是有人牵过他的手,感觉自己没有被遗忘。

  “学习怎么样?”“还有什么需要帮助?”回到深圳,她仍然不厌其烦地一次次给学生们打电话,一次打十几个电话需要几个小时,一个月里,到底给孩子们打了多少个电话,连她自己也不记得。如今,她成为山区孩子最亲密的朋友,不少孩子直接喊她“尹妈妈”。

  推行“全透明”点对点帮扶

  尹梅芳的热情感染了很多助学者,她所推行的“全透明”点对点帮扶模式,更是让捐助者没有了“后顾之忧”。

  义工罗思苑表示,助学组的成功运作,与完全透明的帮扶有着密切关系。她制定了具体标准,其中人数最多的小学生,每人每年资助费用为600元。在帮扶人确定帮扶对象后,把受助孩子的账号直接交给帮扶人,物品也直接送到孩子手中,可以通过电话“点对点”联系并核实。

  “一些资助者热情很高,可是谁都会有困难的时候……”针对这一点,尹梅芳和助学组商定了“接力式”助学方法,即如果当前资助人没有能力负担了,可以增加资助者或由接任者继续资助,既让资助人没有压力,又可以让受助的孩子不失学。

  事实上,在了解一些资助人的情况后,尹梅芳曾主动劝退了几位资助者。她认为,资助者首先要保障自己和家人、朋友的生活,有能力再去帮助他人,还有一些家庭不支持的,她也会主动劝退。

  同时,她还希望帮扶人能尽量与学生多沟通,了解孩子的状况。“钱是其次,让孩子健康成长才是最重要的事情。帮扶对象大多是单亲家庭或留守儿童,他们需要更多来自心灵上的关爱。”尹梅芳认为。

  “穷的时候很希望有人拉一把”

  “我穷过,穷的时候真的很希望有人拉一把。”谈及义务助学,尹梅芳很感性地说,自己曾经是个十足的穷人,她知道那种滋味。

  尹梅芳是湖北汉川人,上世纪90年代,她带着一对儿女,在农村老家艰难过活,靠种地、种菜维持生活,一年收入仅几百元,而两个孩子一年的学费就得一千多元,从1991年开始,她几乎都是靠“借债”度日。

  1996年初,她决定去青岛打工,女儿交给爷爷奶奶带。当年9月,她回到家,看到女儿因为营养不良导致眼疾,头上满是虱子的模样,她顿时觉得自己犯了一个巨大的错误!

  “留守儿童太可怜了”,她发誓再也不离开孩子,随后,尹梅芳在老家帮人打理鱼塘,虽然生活艰辛,但相比过去稍有改善。

  2000年以后,由于家庭变故,她成了单亲母亲,独自抚养两个孩子。2005年,经朋友推荐,她带着孩子来到深圳打拼。

  熟悉她的义工朋友陈丹凤说:“她独自带着儿女,没人知道她是何等的不容易,身边的人,都被她积极乐观的生活态度感染着。”■本报记者 谢静(受访者供图)
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